☆、番外 之 温柔家主的小肥兔子_深宅旧梦
爱我小说网 > 深宅旧梦 > ☆、番外 之 温柔家主的小肥兔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番外 之 温柔家主的小肥兔子

  番外之温柔家主的小肥兔子

  晚春时节,暖风里洋溢着浓浓的花香宁瑶瑶猫在长廊的一角从扶栏的间隙里看着後院里的那群人。宁府的家丁们将顾至礼按在木凳上,宁相钦点的一队侍卫开始准备执行杖罚。

  一向儒雅温和的宁相此时面沈如水,他数着那一下下沈重的击打,看着血迹迅速从男人衣摆腰裤上渗透出来,却觉得还不够,恨不能亲自上去打死这个胆敢抢走自己女儿的混小子。可惜他不能,顾家根深蒂固,跟皇室有着极深的渊源,连肃帝都不好轻易动的人他自然是不能惹急的,不过这一顿军罚也是加了料的,按自己老朋友的意思,只要掌握了角度和力度,那小子小半年都行不了房事。

  一想到自己花了多少功夫,悉心调教出来的心肝宝贝就这麽被个毛头小子讨走了,他就气得牙齿痒痒,天上不会掉馅饼,想娶我宁正阳的女儿就得拿来半条命来换。

  瑶瑶撑着小脸在高处看着,当侍卫们抬出那行刑的东西时,瑶瑶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听下人们说只是军棍三十啊,怎麽这军棍……十六股麻绳拧成成年男子手腕粗的长绳,再将这样的三根长绳扭起来饱浸桐油後晾干,行刑时要六个壮年男子才能挥动这足以称之为棍的刑具打击在男子的臀部。

  当第一下开始时,瑶瑶就捂住耳朵闭起了眼,好可怕啊,那样一下寻常人半条命都没了吧?那个男人好像也没有大家说的那麽坏啊,自己又没有像外面人的那样因为跟他一起躺在床上所以好几天都睡懒觉嘛,干嘛每个人都是万分同情的看着我啦。

  爹爹也是那天早上突然就闯了进来,掀开被子就脱了自己的亵裤,抱到院子里面对着阳光扒开了自己的说是看看什麽膜还在不在。然後,然後就突然含住了自己的地方,细细舔着,好羞人也好舒服啊。

  她还记得爹爹後来几天都一直在发大火,小姨和妹妹都被骂了,家里杯子和碗都摔了好多。等到了夜里爹爹就总是揉不够似得捏自己的,还把手指塞进了自己下面,用舌头舔着那里,每个夜里都要弄得自己下面湿漉漉的流着水才能睡去。

  那些日子,爹爹的眼里都是满满的哀伤,他抱着自己说:“以後爹爹不能照顾宝贝瑶瑶了,要是受了委屈一定要写信来告诉爹爹,知道麽?出了什麽事都有爹爹来护着,不要自己憋着。”

  她懵懂的点头,不明白为什麽自己要跟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走,爹爹他们都不能陪自己了。呜呜,大坏蛋,那个人一定是个大坏蛋,爹爹打不过他所以才同意的。但是为什麽爹爹又能打了他才让自己跟他走呢?瑶瑶的小脑袋想不出来,但是她只知道那个男人一定是个坏人,不让自己跟家里人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瑶瑶扁着小嘴,先松开了右手,听了听,没有什麽很吓人的惨叫麽。在松开左手,那声还有,但是没有其他的声音了诶。那个人不会是被打死了吧?她壮着胆子睁开了眼,却看见那个俊朗的少年郎虽然有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背上的衣服已经湿了大半,下半身鲜血淋漓,但是他依旧有着明亮有神的眼睛,嘴巴微微开合似乎在数着次数。仿佛觉察到什麽,那双眼睛朝这里看过来,对上了那小兔子一样的女孩子,顾至礼嘴角微扯给了她一个温和的笑容,而宁瑶瑶就真的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呼的就跑没影了。

  等瑶瑶好容易平复了自己那小鹿乱撞的小心脏重新爬上阁楼去看时,就看见受刑已经结束,侍卫们将顾至礼连着长凳一起抬进了原先给宁恒关紧闭的小黑屋然後锁上门就走了。

  她犹豫了好些时候,还是忍不住带上了自己爱吃的点心溜了进去。这个小黑屋虽然门被锁上,但是窗子很好开,她老是为了宁恒翻啊翻的都习惯了。

  顾至礼正在纳闷宁相这些反常的行为,说做爹的舍不得女儿出嫁要为难下还情有可原,爹娘都上门提亲送了聘礼,按理说这事应该是定下了。今天看宁相这架势完全是把自己往死里打啊,不知情的还以为自己跟他有夺妻之仇呢。

  这般胡思乱想着,他就听见窗子被轻轻推开,然後白天里的溜掉的小肥兔子蹦了进来,这丫头翻窗跑路倒是挺利索的。

  瑶瑶蹲在凳子边看着这个少年,说真的,长的是挺好看的,爹爹老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要自己当心那种看起来不像坏人的人,他就是的吧?大坏蛋。

  “你在骂我。”顾至礼看着跟自己只隔了一步路的小肥兔子正气鼓鼓的瞪着自己,就忍不住逗她。

  “你怎麽知道的?啊,不是的……你乱说,我才没有……”呜呜,果然是大坏蛋,一开口就欺负自己。

  “好好,没有没有。小瑶瑶是不是带了好吃的东西?大哥哥可饿死了哦。”顾至礼看着小少女鼓鼓的胸口不由自主的咽着口水。

  “恩,来给你。”瑶瑶掏出怀里的玫瑰奶糕,红糖酥,像喂宁远一样掰成小块的塞给男人,还娴熟的从佛像下面取出勺子给男人喂水。

  “是不是经常有人被你爹打了然後关在这里?”所以你做什麽事都熟门熟路的?

  瑶瑶一脸迷茫的看着顾至礼说:“爹爹才不会打宁恒呢。”

  顾至礼悄悄松了口气,他知道宁恒是瑶瑶才十来岁的弟弟,本能的在决定娶这只肥嘟嘟的小兔子後就自动给她盖上了自己的印章,要是想到她还这麽可爱乖巧的服侍过其他受伤的男人,自己一定会从那小嘴里套出话来把他们一个个都废了。

  “你吃饱了吗?”瑶瑶看着自己心爱的甜点被男人吃了个精光後开始跟他打个商量,“我把我最爱吃的东西都给你了,能不能不要带我走啊?或者把爹爹和宁恒一起带走呢?”

  顾至礼低低的笑着,虽然牵动了伤口很痛,但他不得不思考那个阴险狡猾的宁相养出这麽个天真的女儿一定是有原因的。

  “为什麽不跟我走呢?我带你去的地方在南边,是整个王朝最富饶的州陆。瑶瑶不是很喜欢吃甜的吗?我们那里有香甜酥软的桂花藕,有软糯甜甜的酒酿丸子,还有好多好多又甜又好吃的东西。云州的风景也很美,水田里不仅有碧绿的秧苗还有小鱼游来游去,等天晴时我就可以带你去摸鱼,然後就在路边烤着吃。”

  瑶瑶听着男人讲着自己从来都不知道的东西,眼里有了向往:“可是他们说我跟你走了就回不了家了。我会很想很想爹爹还有宁恒他们的。”

  顾至礼看着小肥兔那闪着光芒的眼睛又暗了下去,很是哭笑不得,自己到底哪里得罪宁家了,为什麽听着小丫头的语气自己成了拐卖人口的贩子了?

  “他们是唬你的,等你生了小宝宝,我们一家三口就一起回来看你的爹爹和弟弟……”

  “真的吗?我要生你的宝宝?只要有了宝宝就可以回家了?”瑶瑶对生宝宝还是知道点的,要把男人的塞到自己肚子里才能生。

  “嗯。瑶瑶不用害怕的,我以後做了你的夫君会比你爹爹还要疼你的,每天都抱着你睡觉,给你讲故事听好不好?我还有三个弟弟,他们都很乖巧,会像宁恒一样陪你玩照顾你的。”顾至礼觉察到这个小东西似乎格外依赖这个家,尤其是她的爹爹。

  “那我答应了,先跟你去那里玩,等有了宝宝再回来看爹爹他们。”瑶瑶点着头肯定的说道。她看向了男人受伤的地方,因为不再防备而是将他当做了一个玩伴,所以眼里有了心疼:“对不起,是不是我早点答应,你就不会挨打了,一定很痛的对不对?都是我不好……”

  “乖瑶瑶,跟你没关系。就是点皮肉伤,来,你让我亲亲我就不疼了。”顾至礼哄着瑶瑶,那小肥兔子果然乖乖凑过来让他不顾伤痛抱进怀里给了个深吻。捏着怀里软如棉花般的小身子,顾至礼觉得自己的那大家夥已经等不及要抬头了,他立即放开了宁瑶瑶,看着被自己吻到晕乎乎的瑶瑶,神色间满是宠溺:“乖宝贝,相信我,你在顾家会比在这里更开心的。”

  等夜里顾家接走顾至礼後,带来了两位嬷嬷和六位侍女专门伺候未来的夫人,也变相隔开了宁相等人与瑶瑶的接触。这几位都得了大少爷的叮嘱,得了空就跟瑶瑶将云州的风土人情,给她做好吃的点心。等到上花轿被极为隆重一路迎娶到云州顾家的那天,瑶瑶简直是迫不及待想去那个神仙住的地方了。

  她被喜娘搀扶着坐进了豪华舒适的马车里,顾至礼虽然新伤未愈,但依然坚持骑着高大的骏马在一旁护着,顾家的侍婢们边走边抛洒着喜糖和红绳穿起的十枚铜钱,在众人“夫妻二人和和美美,甜甜蜜蜜”的祝福声中穿过了大半京都才出的城门,那一箱箱沈甸甸的彩礼也才完完全全出了宁家的门。

  一出城门顾至礼就不得不下马後,坐进了车里。他揭了新娘的盖头,看着被打扮得美美的小肥兔子,低头温柔的去吻她,并将嘴里含着那粒红糖喂到了她嘴里,宁瑶瑶的小舌头在男人的大舌头上舔着自己喜欢的香甜味,又忍不住舔舔那个陌生的口腔,唔,这个男人有着她喜欢的气味。

  因为要在顾家拜了堂才能入洞房,而且宁相下手却是狠,所以他还真一时半会不能对瑶瑶做什麽。不过这个并不影响他将小肥兔子剥光了,里里外外亲个遍。他还特意看了看瑶瑶的小,肥厚肥嫩的花瓣好好的保护着那小小的缝隙和,闻起来只有股甜甜的味道,他小心的分来那花瓣,看着连男人小麽指都不容易的里能隐隐看到完好的。

  奇怪了,岳父大人没有吃掉小肥兔为什麽还总是看自己不顺眼呢?顾至礼看着怀里睡得香甜的小妻子,微微一笑,不过是没舍得吃还是没来得及吃,我吃下去的东西除非是我想,不然可别指望我吐出来。

  当这一对车马浩浩荡荡抵达顾家时,顾至礼的伤在三弟的药膏涂抹下已经完全好了。而他跟宁瑶瑶的感情更是一日千里,因为顾至礼原本就是性情极好的人,加上博学多才,温柔体贴,让宁瑶瑶觉得在这个大哥哥一样的男人面前比对着爹爹还要自在放松。而且这个男人每天也会想爹爹一样弄得她很舒服,会抱着她,哄她,亲她,几乎已经完全取代了爹爹的功能。

  是以等到这日洞房花烛时,顾至礼不费多大力气就哄着小肥兔子脱光了衣服,大口吐着水,他捏着宁瑶瑶棉花般柔软肥嫩的小身子,大口吞吃着那两只肥肥嫩嫩的,已经胀得又硬又壮了。

  “来,让夫君的大宝贝好好亲亲瑶瑶的小屁屁,让瑶瑶宝贝明天就生个宝宝出来。”说着,他扶着自己的大顶上了瑶瑶的,因为丰沛的滑液,那小口已经微微张开了些,如婴儿的小口似的亲着敏感的顶端。

  “唔,那是什麽东西,圆圆的好烫……”瑶瑶不知道自己身子怎麽了,但是觉得好热好难受,肚里明明不饿可是还是觉得空空的,她蹬着双腿哼哼:“夫君,瑶瑶肚子饿,要吃东西了。”

  “恩,夫君有东西给你吃的,我们先吃个蛋好不好?”说着顾至礼将自己的前端塞进了瑶瑶的里。

  “啊……恩……不……吃不下的,太大了,不要……”瑶瑶不适的想伸手去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却被顾至礼按着了,男人因为忍耐而留下的汗水从他俊美微红的脸上留下来,滴在瑶瑶雪白饱满的双乳上,顾至礼低头深深得看进瑶瑶沾染上的眼睛,低低说到:“宝贝,记住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说罢再瑶瑶尖叫出口时堵住了她的小嘴,将自己连根插了进去。少女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花径几乎绞得顾至礼嘶吼出来,那仿佛又生命一样的软肉一层层挤压揉搓着那根滚烫的,还不断分泌出滑腻香甜的来滋润它。

  “乖,等会你就会尝到滋味了。”顾至礼哑着嗓子开始的插送着,果然不一会宁瑶瑶就开始嗯嗯啊啊的小声叫起来了。

  “恩,再进去一点……夫君……好舒服……恩……用力……”瑶瑶扭着小找着自己的节奏,当顾至礼开始一深一浅,力道变得凶猛时,瑶瑶已经挺着小腰一个劲哼哼了:“不不……好奇怪……恩恩恩恩……要飞起来了……要到了……啊啊啊啊啊”

  伴着她长长的呻吟,顾至礼只觉得里面那些好像一只只小手在把自己的往里面扯一样,他奋力顶开口慷慨贡献出了自己储藏已久的精华,满满的灌饱了瑶瑶的小。

  顾至礼喘着粗气,亲着失神的瑶瑶:“宝贝儿还饿吗?”

  “不,不饿,饱了的,里面暖暖得好舒服,夫君……你以後每天都要这样喂瑶瑶,瑶瑶就会有小宝宝是吗?”宁瑶瑶环住顾至礼精瘦的腰,享受着男人的爱抚。

  “恩,遥遥喜不喜欢夫君这麽喂你?每次都喂得你肚子饱饱的好不好?”

  “好,瑶瑶喜欢的。”她甜蜜得蹭着夫君的胸膛,好满足好幸福的感觉啊。

  “想不想等会再吃一次,恩,瑶瑶宝贝?”

  “可是肚肚饱了。”瑶瑶伸手去摸自己微鼓的,还摸到了夫君留在里面的一根棒子:“啊……这个是什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第1页/共3页

  深宅旧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2w2.com。爱我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2w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