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六 三爷惑情_深宅旧梦
爱我小说网 > 深宅旧梦 > ☆、廿六 三爷惑情
字体:      护眼 关灯

☆、廿六 三爷惑情

  因为宁恒下午还有太学的课,不得不提前离开。只剩床上的宁相,支着下巴,穿着长裤半趟着,含笑看那少女艰难的扶着墙缓缓走着,新换的衣裳华美名贵,珠玉璀璨,妆容无双,但是谁能想到她里面肚兜亵裤都未穿,还夹着根软中带硬的假。

  宁瑶瑶美眸含水,频频看向床上的宁相,期望他能心软饶了自己。的被灌了浓浆後里面滑腻不已,还要使劲收缩软肉夹着个,每一步都费力不少。

  宁相本想开口说什麽,突然有管事来叩门,说是姑爷的家书到了,请大小姐去前厅一趟。

  宁瑶瑶看着脸色如常的宁相,却是知道他心里不高兴了。

  “把东西取出来吧。随我一同去。”宁正阳眼色闪了闪,饶了女儿。顾家四子最常出现在众人眼里的就是长子顾至礼,这个年轻人看似儒雅温和,但朝中无人敢小觑。即便是浸朝政数十年的自己也不愿更他正面交锋。

  走到前厅,跟一封薄薄家信一同送来的是四五箱礼物。押送的皆是顾家亲信,他们并没有急着走,而是说要等夫人看完信後领了信物才行。於是一拨人同宁府管家一起清点着箱里一套套华服首饰,剩下的陪夫人去雪隐阁,变相的隔开了宁相等人。

  雪隐阁,宁瑶瑶的闺房。

  打开家信没看几行就小脸一红的宁瑶瑶,招手换来桃儿,让她把自己落在爹爹那儿的内衫肚兜什麽的都取过来。

  顾至礼字如其人,很是漂亮,信的内容更是热烈奔放。大意无外乎心念佳人,欲求爱妻贴身小兜做个想念,然後细细写了一路风景,见了那些成衣铺子的衣裳很是好看就为她一一购置。最後说四弟无事,虚惊一场,让她不要担心。

  宁瑶瑶瞧见房内没有人,便坐到了桌边,按束真授予自己的密语,在心里替换了相应的字符後果然得到信里的第二层意思。

  四爷受重伤下落不明,束真已经赶去西南代替他留在军中。最後,提醒她亡母忌日将至,不妨去寺院里小住几日。

  宁瑶瑶将小兜细心包好交给了信使後,告知婢女自己身体疲乏没有再出去。她一人待在闺房里,突然好想顾至礼便躺上床,搂着还残留着顾至礼气息的便服合眼睡去。等被饿醒时,迷迷糊糊感觉到自己睡在一个温暖的怀里,宁瑶瑶小猫似的去蹭:“阿礼,我饿了~~”

  记忆里男人宠溺的亲吻没有落下,只有大手轻轻抚着自己的头。

  “爹爹?”宁瑶瑶这才是真的醒来了,顾至礼已经离开,身边只有爹爹或是宁恒了。

  “想顾家那小子了?”宁正阳招来侍女点亮了灯,一直温着的晚膳被一一端上来。他抱着宁瑶瑶起来,一手箍着她的腰一手舀了饭菜喂到她嘴边:“比起爹爹,瑶瑶更喜欢那臭小子吧?”

  宁瑶瑶努力咽下饭,转头看着灯光下的父亲,细纹已经爬上了他的眼角,人也更加清瘦了。

  “爹爹,瑶瑶很喜欢爹爹的,可是夫君他待我也极好。”宁瑶瑶环着爹爹的腰,靠在他心口听男人有力的心跳,“他和爹爹不能比的,所以喜欢也是不同的。”

  “他把你教的愈发聪明了,小嘴真是会说话。”宁相低笑了下,继续把女儿扶正了喂她吃饭,“当娘的人了,要给远儿做榜样,不许耍赖不吃饭。”

  宁瑶瑶小脸一苦,老老实实的吃饭,呜,婆婆骗我,明明说了男人爱听的话为什麽没用啦!

  夜里,宁瑶瑶依旧睡在了宁相的卧房里,这个依旧有着些文人自负脾气的男人是不会允许自己被别人比下去的。入睡前好好同女儿欢爱了一番後,依旧将牢牢堵在宁瑶瑶里,这才满意的开始安抚後无力的娇人儿。

  宁瑶瑶抓紧趁着爹爹餍足之时,求他答应自己去寺庙里为娘念几日佛经,顺便提四爷祈福。宁相沈吟了下,摸着瑶瑶光滑的背脊,片刻後才开口:“我会安排人照顾你的。只能待三天知道麽?回来要加倍补给爹爹,一日五次,嗯?”

  “爹爹~”宁瑶瑶娇声抗议着,却算是默认了。宁相亲了亲她,搂在怀里熄灯睡去。其实他已经看过那封放在桌上的家信了,想着那女婿不多日可能就会回来,看来自己要给他找点事拖点时间了。t

  次日,宁瑶瑶换了素色衣裙,只带了一名婢女和两名侍卫驱车去了城东的镇国寺。镇国寺里善男信女无数,更有名门贵女等来此祈愿祷告。宁瑶瑶不愿招人注目,用的普通的马车,住的小院也是普通规格,一间主房,两间偏房,院里只有棵菩提和一套石桌椅。

  清晨时分去上香念经,吃斋饭,旁晚时分再重复一次。这个蒙着面纱的素衣女子本是不起眼的,却有人自第一眼起就将她看在了眼里。

  第三日,晨间祷告完了,宁瑶瑶正想离开,突然有个小沙弥上来,说是方丈有请,有故人相邀。

  宁瑶瑶点头,带了婢女来到禅房:“芙儿,你在外面候着吧。”

  被换做芙儿的侍女,福了福乖巧的站在了禅房外的院里。宁瑶瑶轻叩两下,得了里面人的应允後才款款而入。

  在房内的果然是顾至礼的三爹,顾山。这位高僧和善的看着她:“拖至今日才得见吾儿新妇,虽然身为长辈这般也实属失礼。这瓶药,女子用了有诸多好处,一日一粒即可。”

  顾山在医术上有惊世之才,多少人千金难换他一付药剂,能得到公爹这般馈赠,瑶瑶自是分外欣喜,俯身拜谢。

  而那高僧,忽而沈吟,片刻後才略低声道:“老三念叨你久矣,如今暂居在城中东街一香料坊内,愿得一见。”说罢递上封信,长叹道:“痴儿!罢了,竟是要贫僧来做这私相授受之事!”

  按着信上所写,宁瑶瑶第二天回家时,同侍女说想买些香料,芙儿想了想推荐了最有名的觅觉坊,说是由西域外商开的,都是些稀罕的香料,不仅有现成的熏香卖,还有一对一的特制配香的服务,很得贵人们的欢心。而这一处也恰恰是三爷顾至恩所在之地。

  店里没有别处浓郁到熏人的气味,而是淡淡的各种花香,如置身花园一般。

  “大小姐,这儿薰的香名字也与别处不同,光是我们现在闻的这味就有很多人都爱买呢。”芙儿在宁瑶瑶身旁同她悄声介绍着。

  “恩,”宁瑶瑶看着手里的牌子,十七号,前面还有三位在,便带了芙儿先挑现成的香料去,给宁国府,顾家都买上了些,正挑着兴起这边有店里的婢女来请她去内厢。因为侍女不能一同去,於是宁瑶瑶细细嘱咐了芙儿後,也塞了点赏银让她挑个喜欢的。芙儿欢欢喜喜的应下了,她知道这配香没几个时辰好不了,便安安心心的开始照大小姐的嘱咐挑起来,一面还自己盘算着要买上些什麽好在姐妹中炫耀一番。

  宁瑶瑶随着婢女走到了最里面的一处独门院落後,婢女福了福道自己不可入内,就在外面候着,主人家在正厅里候着,请她自行进去即可。

  宁瑶瑶推开虚掩的正厅雕花木门,就看见厅内琳琅满目的异域珍宝陈列在两旁,正中的琉璃榻上盘坐着一位俊雅少年,案头的小香炉清烟嫋嫋,房内只留着淡淡的草木清香。那少年眉心带着一抹殷红,他不仅未着僧衣,还衣着华美,但并不妨碍宁瑶瑶认出是位剃度的僧人。

  “宁瑶瑶见过三爷。”宁瑶瑶来到那少年跟前欠身一拜,顾至恩在给她的信里就绘了自己的小像,那眉间的一点殷红是极好辨认的。

  “嫂嫂不必多礼,来榻上歇息。”自宁瑶瑶进来後,顾至恩的眼睛就一直未离开过她,待瑶瑶来到榻便欲坐在离他一尺开外的地方时,被顾至恩一把拉进了怀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第1页/共2页

  深宅旧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2w2.com。爱我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2w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